贵州博朗的业绩下降了近50%,实际控制人抵押了90%的股份,经营效率有待提高

贵州百灵及其控股方的控股股东已承诺持有其大部分股份。该公司在1月30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实际控制人姜伟和姜勇已认股权共计5.63亿股,占其股份的88.98%,...

于2010年上市的贵州百灵,一直在经历着“滑铁卢”的演出。在2019年的业绩下降了近50%之后,该公司在2020年的业绩再次下降了近50%。除了新的王冠流行对公司的药品销售造成负面影响外,业内人士还质疑公司成本控制不力。

净利润缩水了50%,近90%的股份已被抵押

2月25日晚,贵州博朗发布了2021年业绩报告,实现营业收入30.9亿元,同比增长8.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6亿元,同比下降46.47%。同期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3.92%,比上年同期下降3.42个百分点。

关于公司经营业绩变化的主要原因,贵州百龄表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总收入比上年同期增加2.38亿元,毛利润比上年同期增加4,794.66万元。去年同期。报告期内,贵州博朗继续加强市场开发和维护,积极应对新皇冠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报告期相应的销售费用增加,报告期减少营业利润1.6亿元。受这一流行病的影响,该公司的产品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小儿柴鬼退热颗粒,小克颗粒和Kesustop胶囊等产品的销售有所下降。

此外,报告期内,贵州百龄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按账龄组合和整个存续期预期信用损失率计提了坏账损失,信用减值损失比上年同期增加了7,392.22万元。报告期内,贵州百灵投资对云南植物药业的参股已经实现盈利。同时,公司收到贵州银行和江苏酒泉里健康产业创投基金(有限合伙)股权转让分配的股利。较上年同期增加7158.44万元。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贵州博朗的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者已承诺持有其大部分股份。该公司在1月30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实际控制人姜伟和姜勇已认股权共计5.63亿股,分别占其持股量的88.98%和39.91%。

该公告披露,江威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江勇先生和张金芬女士的全部股票质押业务合同的初始质押率占上市公司总权益的43.12%,占收购江伟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59.97%的股份。在二级市场股票价格波动的影响下,股票质押抵押品的价值下降。姜伟先生及其一致行动者采用了现金偿还和补充质押的方式,以确保这些质押额足够,从而导致较高的股票质押率。为了解决质押率高的问题,它与华创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等金融机构开展了减免工作,对质押合同进行现金还款,降低了质押率。截至本披露日,蒋伟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张金芬女士不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股票质押率为88.98%。

2020年前三季度,贵州白灵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892万元。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该公司拥有8.8亿元的货币资金,年初有11.4亿元。

业绩已连续两年下滑,股东已“退役”

根据数据,贵州百灵是一家集苗药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上市制药公司。其独家的苗药产品银丹新脑通软胶囊,克苏汀糖浆胶囊和非苗药产品静安胶囊,维生素C银巧片,小儿柴桂图伊尔冲剂等均为公司的主要盈利产品。上述产品在心脑血管,咳嗽,感冒和小儿医学市场上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

2020年上半年,贵州博朗制药业务收入占81.92%,制药业务收入占15.76%,医疗机构收入占1.42%。如果按产品划分,该公司来自中成药的收入占86.58%,来自西药和其他销售的收入占10.77%。

2010年上市的贵州百灵,近年来稳步增长。从2014年到2018年,公司的扣除扣除费用后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4.15%,29.23%,21.52%,5.02%和11.56%。然而,该公司在2019年出现负增长,其非扣除前和扣除后的净利润分别下降了48.27%和58.53%。该公司将2019年净利润的下降归因于其对云芝药业和重庆海富的投资,这导致了亏损,导致净利润下降。

业内人士注意到,销售费用的大幅增加也是贵州博朗2019年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同样在2020年前三季度,贵州博朗的销售费用同比增长22.5%。上一年,其中第一季度与上一年进行了比较。同比增长33.7%,第三季度同比增长32.1%。一些内部人士质疑,在2020年新的王冠流行的影响下,全国大多数药店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为什么贵州百灵的销售费用会大幅增加?

另外,由于疫情的影响,2020年国内医药制造业将受到整体经济的负担,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员流动受限,数量减少等诸多困难。全年用于制药公司门诊的药品数量将对制药公司的生产和运营产生重大而持续的影响。一方面,这种流行病刺激了公众对保护的认识普遍提高,并且减少了诸如常规流感等疾病的发病率。另一方面,为响应防控政策的要求,药品零售终端要严格控制发烧,止咳药。贵州百灵的Kesustop胶囊和儿童产品主要产品如柴癸解热颗粒和消渴颗粒的销售有所下降,这对利润结构产生了影响。

由于贵州博朗的业绩难以提高,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似乎正在退出。 2020年9月24日,贵州百灵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姜伟将公司11%股份的表决权委托华创证券行使。委托完成后,华创证券共获得公司股票有表决权的22.43%。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控制了公司股票表决权的45.75%,仍然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1月20日,贵州百灵的实际控制人姜伟转让了1.55亿股有表决权的股份。从2019年底开始,姜伟将开始频繁套现。从2019年12月到2020年3月,姜伟减少持有现金量达到2.25亿元; 2020年8月,姜伟发布了另一次减持计划。预计通过集中招标,大宗交易方式,公司总持股量将不超过423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 9月22日,贵州百陵宣布提前终止减持股份,江威已减持其208.57万股股份。

从今年年初到2月25日收盘,贵州博朗的股价上涨了20.56%,而同期其行业板块下跌了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