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辉股份IPO怪局:间接股东“复活”子公司全部亏损,董事会秘书存在缺陷

科辉股份的最大股东是“山东科辉投资有限公司”。据公开资料显示,科汇投资的重要股东包括徐汇银,徐汇银的实际控制人和127名员工,以及“山东科汇投资有限公司”。山东张店水泥有限公司

科辉股份到底隐藏了什么?我们不知道

间接股东突然“复活”

科辉股份的最大股东是“山东科辉投资有限公司”。据公开资料显示,科汇投资的重要股东包括徐汇银,徐汇银的实际控制人和127名员工,以及“山东科汇投资有限公司”。 “山东张店水泥有限公司”,“淄博工业搪瓷厂”和“淄博张店六全工业总公司”等。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披露制度”,“山东张店水泥有限公司”。已于2009年11月25日被吊销营业执照; Tianyan Check还显示该公司已经于2009年11月25日被撤销。也就是说,张店水泥十多年前就不存在了,但仍列在“山东科辉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到目前为止。为什么间接股东在十多年前突然“复活”?科汇股份的招股说明书中有哪些未知错误?

此外,科辉还投资了另一股东“淄博工业搪瓷厂”,该公司早在2018年就被法院列为高支出企业。

全部5家子公司亏损

截至2020年6月,科辉拥有淄博科辉电力传动技术有限公司,武汉科辉方德电子有限公司,济南科辉自动化系统工程有限公司等5家全资子公司。青岛科辉电气有限公司和科辉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辉国际”)。

淄博科辉主要与科辉合作完成部分维护和售后工作。 2019年净利润为-96,100元;武汉科辉主要从事电气仪表设备的研发和销售,2019年实现净利润-33.3万元;济南科汇汇汇主要从事配电系统自动化相关产品的研发与销售,2019年实现净利润151.83万元;青岛科辉主要从事电力系统测试设备的研发和销售,2019年实现净利润-180.84万元;科汇国际主要从事国外市场的推广和销售,2019年实现净利润-366.89万元。

以上五家全资子公司2019年实现净利润742.11万元,全线亏损。

一些市场人士质疑:科汇股份是否利用母子公司之间的利润转移来避税?

董事会秘书的简历有缺陷

科辉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公司董事会秘书朱义军曾于1998年12月至2002年12月在淄博惠海电力电子设备有限公司(现为淄博科辉)工作,担任生产部经理。但是,工商数据显示,淄博汇海电力电子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8月,比朱一军先生的任命要晚得多。朱Yi君的简历有什么缺陷吗?公司的信息披露是否过于随意?

此外,张军是科辉股份的直接股东,占科辉股份的0.43%,远高于该公司大多数高管持有的股份数量。同时,张军经常出现在科汇股份多个项目的审批表中。张军是科汇股份的雇员吗?为什么在招股说明书中没有披露?如果他是科汇股份的雇员,为什么它会出现在其他公司的项目审查表中?公司有未披露的事项吗?

为了应对这种奇怪的情况,科辉股份选择保持沉默。

另外,根据天彦检查,董事长徐炳银拥有关于任命的八项信息,其中法人代表5名,股东1名,高管8名。值得一提的是,徐秉银有31例外围风险和117天预警。其中,曾任执行董事的淄博科辉电力传动技术有限公司被简单地撤销,其法定代表人山东科辉投资有限公司拥有司法协助信息,而山东旺从信息有限公司则被撤销。科技有限公司。他因买卖合同纠纷被起诉。曾任执行董事的淄博奥力科机电技术有限公司因合同纠纷被起诉...

市场怀疑主席实际上同时控制着十多家公司。如何避免利益转移?

有卡在核心组件上的风险

作为科学技术创新委员会的上市公司,科辉分享了进口产品中使用的一些原材料和组件,例如集成电路,钽电容器,继电器,IGBT驱动模块等。起源于德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瑞士等地区。美国,荷兰,德国,瑞士和其他地方都是商业上可买到的零件和组件。

其中,集成电路用于信息数据的收集和处理,IGBT用于驱动开关磁阻电动机,钽电容器和继电器等组件是PCB板焊接组件的组件。从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科辉股份的进口原材料比例分别为12.78%,13.37%,9.53%和15.84%。比例增加了,依存度自然也相应增加了。